您现在的位置:湘西教育>> 公告汇总>>正文内容

【每日教师要闻】钱锺书先生逝世20周年,“我们仨”里的故事告诉你,好的家庭教育什么样?

20年前的今天,

一个寒冷的冬天早晨,

一代文坛大师钱锺书先生在京逝世,

享年88岁。

 

 

1910年,钱锺书出生于江苏无锡的一个教育世家。

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过继给伯父。

 

那时他常常跟着伯父去茶馆听书,

说书人讲了一遍的《三侠五义》《水浒传》,

钱锺书竟然全部记了下来,

回去再一字不差地说给弟弟妹妹听。

 

1929年,钱锺书19岁,

考进了清华大学外文系,

入校不久就名震校园。

虽然他的数学只考了15分,

但是他的国文和英文水平却让同学佩服。

 

他淡泊名利,超凡脱俗,

因此不少人都说他“狂”。

 

不过,他的狂妄也和他的才气一样出名,

钱锺书的狂狷是一种真性情的自然流露。

有德识学养、才情胆略,

更有精神风骨。

 

 

不少人知道钱锺书,

不仅仅是他的才气、不仅仅是《围城》,

还有他和夫人杨绛

如同“车马邮件很慢,一生只爱一个人”

的感情。

 

1932年的一天,

钱锺书与杨绛相识于清华大学古月堂。

1933年,钱锺书与杨绛订婚。

1937年,女儿钱瑗出生。

 

钱媛同样是一位才女,

曾在北京师范大学担任英语系教授,

她治学严谨,关怀学生,为人刚正。

逝世后被许多人缅怀。

 

那么,钱锺书先生是如何教育孩子的?

在回忆录《我们仨》中,

杨绛用细腻而简洁的笔触,

描绘出三人单纯而又温馨的家庭生活。

字里行间也点滴透露着

中国学界德高望重的钱杨夫妇

对于女儿的栽培与教育。

 

那么,在钱锺书先生眼中,

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呢?

他的教育方式于我们来说,

是否也会有借鉴意义?

 

 

 
 
 
 
 
 

独立学习

 

钱锺书和杨绛对女儿钱瑗从不训示。

“她学外文,有个很难的单词,

翻了三部词典也未查着,跑来问爸爸,

锺书不告诉,让她自己继续查,

查到第五部辞典果然找着。

当小钱瑗想让父亲给他讲古诗时,

钱锺书说,‘古诗有什么好讲?自己去看!’

就这样,小小年纪的圆圆,

为了求知,开启了自主阅读之旅。

得不到解答的疑惑成为了她求学最好的动力。”

 

 

夫妇二人虽都饱读诗书才富五车,

但绝不轻易解答女儿困惑的问题。

两人深知,

疑惑、求索的过程才是获得学识的法宝。

 

 
 
 
 
 
 

重视陪伴

 

“阿圆小时候常说:

‘我和爸爸最哥们,我们是妈妈的两个顽童,

爸爸还不配做我的哥哥,只配做弟弟。’

钱锺书从来摆不出父亲的威严,

他比孩子还要顽皮。

 

有一次,阿圆大热天露着肚皮熟睡,

锺书就给她肚皮上画个大脸,

被我一顿训斥,不敢再画。

每天临睡他还要在女儿被窝里埋置“地雷”,

把大大小小的玩具、镜子、刷子,

甚至砚台或大把的毛笔都埋进去,

等女儿惊叫,他得意大乐,

恨不得把扫帚、畚箕都塞入女儿被窝。

女儿临睡前必定小心搜查一遍,

把被里的东西一一取出。

这种玩意儿天天玩也没多大意思,

可是锺书却百玩不厌。”

 

 

钱锺书先生学术和工作生活忙碌,

但在家庭生活上却仍没有缺席。

在女儿童年成长的关键时期,

更多时候他全然没有身为严父的威严,

却是把自己当成女儿童年最好的“玩具”。

 

 
 
 
 
 
 

营造氛围

 

“一次,两人在家讨论古诗,

圆圆在一旁听得如痴如醉。

第二天女儿便要求父亲为自己再讲讲古诗。

她见我和锺书嗜读,也猴儿学人,

照模照样拿本书来读,

居然渐渐入道。”

 

 

钱锺书与妻子杨绛经常会讨论学术,

家中的这种气氛深深影响和感染着女儿,

拨动着小钱瑗好奇的内心,

同时,也潜移默化塑造着她的品性。

 

 
 
 
 
 
 

平等对待

 

“锺书写《围城》时,

对女儿说里面有个丑孩子,就是她。

阿圆信以为真,却也并不计较。

后来他写《百合心》里,

又说里面有个最讨厌的女孩子就是她。

这时阿圆稍微长大些,

怕爸爸冤枉她,

每天找他的稿子偷看,

钱锺书就把稿子每天换个地方藏起来。

一个藏,一个找,

成了捉迷藏式的游戏。

后来连我都不知道稿子藏到哪里去了。”

 

 

尽管夫妇俩均是中国学界的大家,

但从未有过学者的身段与架子,在家中亦是。

在家庭中,他视孩子如朋友。

三个人站在同等的位置上对话,

地位平等,互相倾听互相尊重。

 

 
 
 
 
 
 

家庭和谐

 

有一天,杨绛读书,

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描述理想婚姻的状态: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

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

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她把这段念给钱锺书听,

他当即表态:“我和他一样。”

杨绛也即刻回应:“我也一样。”

 

“诗人辛笛说钱锺书有“誉妻癖”,

锺书的确欣赏我,

不论是生活操劳或是翻译写作,

对我的鼓励很大,也是爱情的基础。

我爱丈夫,胜过自己。

这种爱不是盲目的,

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

相互理解,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

夫妻双方彼此相爱是爱孩子的一种表现,

让孩子在有爱的环境中成长,

才更容易学会如何去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