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湘西教育>> 公告汇总>>正文内容

【每日教师要闻】20年后,他用耳光报答恩师:如此复仇,缘何赞声一片?

小磊哥说

 

栾川殴师案,我一直在关注,迟迟没有推文的原因,是考虑到这样一个事件,对那些认真教书、良心教学的老师们,是否是致命一击?对那些内心有爱、手持戒尺的老师们,是否是一记耳光?

 

但是,当多数网友对殴师者持支持态度,甚至间接践踏到整个教师群体尊严的时候,我在想是这个世界的三观崩塌了,还是我的三观不对。

 

如果真的是我的三观不对,那我宁愿用自己的三观去对抗整个社会的三观。

 

 

 

洛阳栾川33岁男子常尧,在走出校门多年后,用一场蓄谋已久的复仇,引爆了舆论。

 

事情的过程,并不复杂:

 

12月16日,一个《毕业后,他用耳光“报答”当年老师》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在嘈杂喧闹的公路旁,穿着短袖的常尧,拦住20年前教过自己的栾川县实验中学老师张清林,连扇数个耳光,口吐脏话辱骂,边打边说“以前你咋削我,你记不记得?”

 

 

●栾川县实验中学随后发出盖有公章的控诉信:

 

20年前,张老师曾管教过常尧。20年后,走出校门多年仍心怀仇恨的常尧,如此报复当年恩师。

 

此事发生在夏季,被打后张清林老师一直坚持教书,觉得不光彩,也没有报案,但身体伤痛持续多日,精神也备受摧残。

 

 

●常尧也发文录视频解释事情原委:

 

 

向所有真正教书的老师道歉,但除了他打的张清林老师。打老师是不对的,但他并不后悔。

 

之所以打老师,是因为当年上学时,自家贫困,父母无能,因上课瞌睡,张老师多次虐待体罚他,曾让他蹲在讲台下,对着他的头部猛踹10多下,且不止一次,他至今想起仍犹如噩梦。

 

 

 

●常尧的一些同学也主动接受采访作证:

 

张清林老师在早年教学中,确实存在体罚殴打学生的情况。不少同学都曾被他打过。常尧也不是找张清林老师复仇的第一人。之前就有学生毕业后,回来找张老师算账。

 

 

12月20日,常尧在杭州东站被警方抓获,涉嫌寻衅滋事。

 

 

这件事经官媒网媒报道后,有一个现象我觉得特别耐人寻味:几乎所有报道的评论区,点赞最多的留言,都是为常尧辩解叫屈,觉得他打得好。

20年后,学生用“耳光”报答老师,这样的复仇,缘何赢得一片叫好?

 

看不见下面这6个因果,你就读不懂今日中国。

 

 
 
 
 
 
 

落后乡村·暴戾老师

 

暴戾而残忍的老师,的确大有人在。就像冷血而自私的父母,也不乏其人。

 

不少人在幼年时,曾被老师变态体罚过。但慑于师者威严和自我弱小,一直忍气吞声。多年过去,当初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面儿殴打的羞辱和难堪,并未过去。

 

我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乡下读书时,曾目睹老师一脚把同学讲台上踹到讲台下后,后者满嘴流血的情景,也曾见过一排男生撅着屁股任老师殴打,咬牙切齿却不敢反抗的惨状。

 

作为旁观者,每忆当年,我都极度不适。对于被打者来说,伤害可想而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乡村教师匮乏。很多老师都是民办教师,待遇极其卑微,素质参差不齐,一部分老师惯于对学生变态体罚。而学校出于老师难找的现状,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栾川殴师案中,张清林老师,和我当年一些老师差不同:出生乡野,教书多年,桃李天下,但也暴戾残忍,变态体罚。

 

我同情张清林老师今天被学生殴打的处境,但我无法原谅他当年殴打学生的行径。

 

 
 
 
 
 
 

受伤学生·暴力沿袭

 

不管是被老师殴打,还是被家长家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可能是伴随一生的痛苦。

 

这种童年的创伤,会在成年后遇到相似场景时,一次次被激发重现,让受害者变得要么胆小怯弱,要么残忍暴戾。

 

从在杭州生活多年的常尧,拦住张清林老师殴打报复的行径来看,他无疑也成了自己仇视的那种人:当众殴打,冲动暴戾。

 

在被抓前的视频里,他对网友说,今天的悲剧,不是他一个人的错,张清林老师要负50%的责任。

 

我理解这位同龄男人的意思:曾家境贫困,曾敏感自卑,但并不支持他的做法:

 

当他站在父老聚集的老家公路上,对曾经教过自己的老师狂扇耳光,口吐脏话,野蛮殴打时,和当年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儿殴打羞辱他,一样丑陋,一样恐怖。

 

 
 
 
 
 
 

贫富差距·广大民意

 

不管你承不承认阶层固化,谈不谈论贫富差距,事实就在那里。

 

盘点这些年被舆论引爆的热点事件,几乎都从阶层对立和贫富落差中找到痛点。

 

栾川殴师案传遍全网后,常尧曾发过一则声明,提到张清林老师当年殴打他,是因为他家庭贫穷,父母无权,所以才被老师看不起。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陈述,却拉拢了最广大的民意基础:

 

穷人位于金字塔低端,占据着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其中大部分人有过被侮辱被损害的经历。

 

尽管,在乡村教书的张清林老师,也算穷人一个。但常尧的声明,无疑替曾经很穷今天也不富的父老乡亲们,控诉了埋藏多年的心声:

 

你殴打我,你体罚我,你侮辱我,还不是因为我家穷,爹妈没本事,我爸要是XX,你也就不敢了。

 

 
 
 
 
 
 

乌合之众·旁观心理

 

 

 

“我也曾被势利眼老师嘲笑过,好想打回去!”

 

“20年后还记得当年的殴打,这伤害有多深!”

 

“常尧被抓了,那张老师呢?他不该被抓吗?”

 

“打得好,要是我也会打回去!”

 

 

栾川殴师案中,这样的留言比比皆是,获赞很高。

 

但需要清醒的是:这些支持常尧殴打张老师的人,都躲在键盘后面加油,没有一个人真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猛揍当年老师。

 

常尧们需要警惕的是:

 

支持你打人的人,并不会真去打人。他们最多是借助你,过一把报复的嘴瘾。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喜欢看热闹,毕竟他们不用负法律责任。

 

如今,常尧被刑拘,等待他的可能是短暂的拘留,也可能是三五年刑期。监狱的小黑屋里,他该如何看自己:流着泪,抑或很沉默。

 

 
 
 
 
 
 

个案效应·群体伤害

 

教师队伍中,有英雄,也有禽兽。亦如这世上的任何一种职业,有体面的辉煌,也有肮脏的交易。

 

恶有恶报,是人性的朴素愿望。君子报仇,20年不晚,是江湖的快意恩仇。

 

但生而为人,我们在做一件事,并试图将它扩大化时,要想到它可能带来的蝴蝶效应:

 

不管是殴打学生的张清林,还是反打老师的常尧,都以一己之力,对师生关系和教育土壤,带来无法想象的伤害。他们都是受害者,又何尝不都是施害人?

 

栾川殴师案,我一直在关注,迟迟无法动笔的原因,是考虑到这样一个事件,对那些认真教书、良心教学的老师们,是否是致命一击?对那些内心有爱、手持戒尺的老师们,是否是一记耳光?

 

我无法想象,如果曾被体罚的学生,都怀着恶意和戾气,回到母校找老师算账,这社会还有谁愿意当老师?!

 

一个不尊师重道的社会,和一个不爱护孩子的社会,同样没有希望。

 

而从变态暴戾的体罚,到不作不为的放任,只需要一场耳光报恩就够了。

 

写在最后:

 

大多数老师,依然兢兢业业,用德行和知慧哺育着每个学生,此舆论一出,对教师群体恶语相向的评论,无疑是一把匕首,深深刺尽每位老师的心脏。

 

谁能给心碎的老师,最基本的保证!刀尖上跳舞,真得让老师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请给老师最起码的尊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